当前位置:瑰若资讯武汉社区转诊背后定点医院一床难求,患者居家用衣柜隔离
武汉社区转诊背后定点医院一床难求,患者居家用衣柜隔离
2023-01-13

1月29日20时许,

医院发热门诊大厅坐满了输液的患者。

没有床位,疑似感染病例陶汉新不得不在同济医院急诊科的过道上睡了4天,接受吸氧治疗。这条过道上,还摆着7张折叠床,“都是等床位的病例。”

医院之外,林梅的家人疑似感染后居家隔离,因为不具备隔离条件,半个月内3名家人陆续出现感染症状。

为解决发热门诊等候时间长、床位安排不及时等问题,武汉市在1月24日就开始实行分级诊疗。社区医疗中心对病人筛选、分类,不能确定为疑似的接回指定地点隔离观察,已确定或高度疑似的送至指定治疗点。

但现状是,定点医院“一床难求”,而社区医院也面临处理能力有限、人手紧张等难题。

截至1月31日24时,武汉市累计报告感染人数3215例。武汉市卫健委消息称,1月27日开始,14家第三批征用医院陆续投入使用,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发热病人收治难题。火神山、雷神山两家医院建成使用后,全市可提供12000多张床位,或可改善目前情形。

1月29日,林梅(化名)给双肺感染的丈夫送药。

一家三口先后感染,在家用衣柜隔离

1月28日中午,林梅拿着连花清瘟、两片蓝色的盐酸阿比多尔,送到丈夫的床头。两分钟后,她再次走进来,这次是给另一张床上的母亲送药。忙完这些,她才开始提醒女儿李晴吃药。

送药的顺序,也是家人病情程度的排序。10天前,母亲被查出“双肺少许感染性病变”;4天前,女儿“左下肺感染性病变”;3天前,丈夫“双肺感染性病变”。不到半个月,一家四口三人感染。

按照7号通告,对于不需要到发热门诊就诊的病人,由各社区落实在家居家观察,社区负责做好市民居家观察服务工作。因症状较轻,医生曾反复叮嘱林梅的母亲和她的女儿,在家做好隔离措施。

“但家里没有条件。”林梅说。

房子面积只有61平方米。林梅只能搬到客厅的木条沙发上睡。丈夫和母亲不得不共用一个卧室,用衣柜“隔离”。女儿则在自己的房间里,尽量不到客厅。

1月23日,武汉封城首日,“除了妈妈,一家人都在咳嗽。”女儿回忆。但对比新冠肺炎“发热、干咳、呼吸困难”等症状,“总有一两个对不上,也没敢往那边想。”他们照常一起看电视、做饭,一整天都待在家。

1月26日,父亲发烧38.2℃,浑身酸痛。女儿李晴也开始有类似症状, 经武汉普仁医院诊断,左下肺感染性病变。一家人这才意识到,“这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”。

爸爸在第九医院拍了肺部CT,“双肺感染性病变”。医生告诉他,得尽快住院,再拖下去有可能呼吸衰竭。

林梅开始后怕 , 第二天中午,她到超市买了两袋一次性纸碗,“餐具分开,用完就扔”。

“现在最当紧的是我老公。女儿还年轻,应该挺得住。”她哭了出来。李晴赶紧拉住她的手,“莫揉眼睛,莫揉眼睛,先去洗手。”

根据7号通告要求,已确定或高度疑似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,由市卫健委负责,安排车辆送至指定治疗点治疗。

爸爸的病情刻不容缓,医生建议马上住院,但一直找不到床位,无奈之下,李晴发微博求助。1月28日,青山区卫监所工作人员发现微博内容后,安排武汉第九医院的护士上门为他打针送药,但没有医院能为他提供床位。

1月26日,陶汉新被医生建议在定点医院住院治疗,但他在医院的过道睡了三四天也没有等到床位。

医院床位告急,患者在走廊吸氧治疗

当地媒体1月29日的报道所引述的数据也证实了武汉医院床位紧缺。武汉市前两批定点医院(10家)共提供床位4000余张,“目前基本饱和”。

1月22日,57岁的武汉市民陶汉新第一次发热。妻子马美莲回忆,他们从当天上午一直排到夜里11点,终于见到医生。又等了四个多小时才拿到CT和血检结果,“医生说只是普通发热,开了药,让我们就回家继续观察。”

1月25日,陶汉新再次发烧。接下来的几天 ,他体温最高达到39.4℃。家人不敢相信,又换了新的体温计量,“我当时就担心会不会是这个病。”马美莲说。